免费注册 会员登录 手机版手机扫一扫

上海钢管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宝武控股马钢的启示:提高集中度要聚焦高质量发展

2019-08-20 上海钢管行业协会 阅读

【内容提要】宝武控股马钢,重新燃起钢铁行业应如何提高集中度的话题。从集中度的比例来看,我国钢铁业集中度低于国外某些先进国家,如韩国、美国等,但辩证分析,这是因为国外这些国家产钢总量比中国低很多,例如美国产钢总量低于中国的产钢总量的1/10,所以,美国大型钢企的产钢量就凸显出占比甚高。中国产钢总量为世界之最,大型钢企钢产量体现在集中度就比较低,要达到国家设定的提高集中度的目标值,与2020年或2025年届时中国钢产量的需求值是9亿吨,还是5亿吨有关。

宝武控股马钢,为钢铁业以混合所有制的模式提高集中度作出了示范。国内的钢企兼并重组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要放在产业结构调整上,中国钢铁业提高集中度要聚焦高质量发展。提高集中度的规模如何,与市场需求,生态容量,资源条件有很大关系,要因地制宜,不可盲目攀比,也不要“一刀切”。中国钢企兼并重组正当时。

1. 宝武控股马钢重新燃起钢铁行业应如何提高集中度的话题。

1.1 我国钢铁行业集中度与国外先进国家存在较大差距,应如何辩证分析呢?

钢铁企业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追求规模效益,企业联合重组是提高集中度的有效途径,世界钢铁行业发展过程形成一批在国内举足轻重的大企业,韩国前两家钢铁企业的钢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85%,其中浦项钢铁公司一家公司钢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65%;日本前4家钢铁企业钢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75%;欧盟前4家钢铁企业钢产量占其总产量的73%;美国前4家钢铁企业钢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65%,这些西方国家产业集中度较高。与西方这些先进国家相比,中国的钢铁行业产业集中度似乎是低了些。据2018年12月《中国钢铁工业统计月报》,行业前5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合计为21822.75万吨,占全国粗钢产量9.2823亿吨的比例为23.51%;前10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合计为32732.95万吨,占全国的比例为35.26%,前15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合计为39911.77万吨,占全国的比例为43%。从这些占比来看,中国钢铁企业前15家钢产量占全国的比例还不到50%,比美国前4家钢铁企业钢产量占全国的比例65%还低。那么,由此得出的结论是,中国钢铁企业集中度远低于西方发达国家,是否值得参考呢?笔者认为:否,不然也。不能这样类比。

拿美国来说,美国全国产钢8670万吨,4家企业占全国钢产量65%,平均一家钢企产钢量才1400万吨,中国全国产钢9.28亿吨,4家企业要占全国钢产量65%,平均一家企业产钢量要达到1.5亿吨,能这样比较集中度吗?又拿韩国来说,韩国前两家钢企占全国钢产量85%,韩国国土面积同中国辽宁省面积相近,辽宁省鞍钢、本钢两家企业产钢量5165万吨,占全省钢产量约80%。辽宁省在中国宋朝也是一个国家,古代称为辽国。所以,不能拿韩国钢铁行业集中度作为中国钢铁行业集中度的比较参考值。同理,也不能拿日本、欧盟钢铁行业集中度作为中国钢铁行业集中度的参考值。

业内人士引用国外专家论述:“一个国家某个行业前4家企业产业集中度若低于40%,市场就会出现过度竞争,供求关系和价格也会随之大幅度波动。我国钢铁行业集中度低,正是导致钢材市场过度竞争,近年来价格多次大起大落的根本原因。”(《中国冶金报》2019年5月22日02版,宋继军“钢铁业兼并重组是大势所趋”)按照这个观点,我国钢铁行业前4家企业产业集中度要达到40%,即达到3.712亿吨钢产量,平均一家企业产钢量要达到9280万吨。当前宝武控股马钢后,钢产量达到8700多万吨,也只有这一家钢铁企业,接近如此的集中度要求。因此,所谓“行业前4家企业的产业集中不能低于40%”。这个国外专家的论述并不适用于中国钢铁行业的国情。

1.2 中国钢铁企业集中度的国家目标值能否如期达到?

钢铁企业联合重组问题,10多年来在提高集中度方面一直没有达到国家预期设定的目标值。远的不说,按照工信部《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的要求,“确保到2020年,前10家钢铁企业的产量之和占全国总产量60%以上的目标按期实现。”然而,2017年和2018年前10家钢铁企业钢产量在全国总产量中的占比分别为37%和35%,距60%的目标还有很大差距。这意味着2020年前10家钢企的平均年产钢量要达到5400万吨左右,但2018年前10家钢企的平均年产钢量为3270万吨,距2020年的目标尚有2200万吨的差距。因此,剩下只有2年时间能确保目标完成吗?估计有多种不确定因素。那么,问题在哪里呢?

是钢企重组不力吗?不是的。从全国来看,宝武的重组;沙钢重整东北特钢;建龙重整北满特钢、西林钢铁;方大重组27家企业;中信泰富重组青岛特钢;河钢整合了唐钢、邯钢、宣钢;河北德龙、纵横、津西、敬业等8家名企组成集团,等等。然而,中国钢铁行业集中度并没有因为企业兼并重组的发展而显著提升,也没有逼近国家设置的目标值,其原因何在呢?其实从前文叙述国外先进国家和中国钢铁行业集中度的对比、分析可知,韩国国土面积小,一两个大钢企便凸出其钢产量集中度高;美国虽然是世界第一大国,但钢产量不足中国的1/10,每家平均产量为1400万吨的4家钢企可以占到美国全国总产量的65%;1400万吨产钢量的美国钢企在中国只能排到第14位。而中国每家平均产量要达到9280万吨的4家钢企才能达到全国总产量的40%,连宝武重组马钢后产钢量8700万吨,与美国全国总产钢量相等,也达不到上述集中度的要求。这就说明,集中度的指标与这个国家产钢总量有密切关系;国家的产钢总量低,其企业产钢量在集中度的比例容易显现高。前文已阐明,不能认为中国钢铁行业集中度低于国外先进国家,不再赘述了。

现在再讨论一个问题。国务院《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明确,到2025年中国钢铁企业60~%70%的产能要集中在10家左右大型钢铁集团中(其中8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3~4家,4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6~8家)。这个问题讨论的前提有两个,一个是假设到2025年中国钢铁行业产钢总量与目前相同(9亿吨),那么,分析结果与前面相似,到2025年前10家钢企的平均年产钢量要达到5400万吨;另一个是假设到2025年中国钢铁行业产钢总量下降了,因为届时钢需减少了。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指出:“传统工业,以及房子、车子这些“老三样”对拉动内需的效能已经饱和”。(环球时报 2019年6月13日,15版)钢企要认真思考这个问题。2019年3月12日《中国冶金报》刊登了全国人大代表、石横特钢集团张武宗董事长的专访,他指出:“钢铁行业从巅峰向减量发展是大趋势。到2025年我国城镇化建设接近尾声时,钢材需求非常有可能从9亿吨降到5亿吨”。按这个预测,若全国产钢总量为6亿吨,届时前10家钢企的平均年产钢量要达到3600万吨,仍按2018年前10家钢企的平均年产钢量为3270万吨,距2025年的目标只有400万吨的差距。目前钢产量排名前10位的企业中,第6位到第10位的5家企业中平均年产钢量规模约2200万吨左右,若将这些企业年产钢量大规模提升到3600万吨,这些企业每家要兼并重组5~3家年产钢量300万吨~500万吨之间的中小钢企,在7年之内完成这一目标,政府和企业要共同发力。至于要实现多家8000万吨级及4000万吨级兼并重组后的钢企,则以宝武重组马钢为参照,加快钢产量排名靠前的大型钢企集团采取强强联合,主要是克服企业不同所有制的壁垒。政府多次制定钢铁行业提高集中度的政策目标时,应考虑到中国钢产量规模是世界上最大的,因此,要钢企兼并重组实现这个既定的政策目标,比西方发达国家实现相同的目标值要难得很多,因为他们国家钢产量规模比中国要小很多很多。

2. 宝武控股马钢,为钢铁行业以混合所有制模式提高集中度作出示范

按年产量排名,宝武和马钢分别为第1位和第9位,前10位的联合重组,打造成国内第1家8000万吨级大型钢企集团,而且以混合所有制的企业结构呈现,颇具示范作用。①宝武是中央国企,马钢是地方国企,宝武控股马钢,首次在钢企联合重组中实现国有企业两种不同所有制的混合型式,具有破冰意义。在我国排位前10名钢企中,同一个省内也有央企和地方国企;从第6位到第10位的5家企业中,今后将要兼并一些地方企业,其中可能是国企或民企,为这些钢企的联合,实施不同所有制的混合方式等,具有借鉴意义。②宝武控股马钢,可以充分发挥央企所有制和地方国企所有制的两种所有制的积极性。一方面,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安徽省国资委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另一方面,马钢股份直接控股股东保持不变,仍为马钢集团。③宝武中的宝钢在上海,马钢在马鞍山,同属长三角地区,宝武控股马钢,在目前推动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的大背景下,加速建设最具影响力和带动力的强劲活跃的钢铁增长极。

3. 钢铁行业提高集中度要聚焦高质量发展

2019年5月13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领导何文波到中国冶金报社调研时指出:“要聚焦中国钢铁业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行业实现高质量发展。”这就指明了:钢铁行业提高集中度要聚焦高质量发展。

目前钢铁行业出现的一些问题都反映了集中度不够高。前一个阶段压减粗钢产量取得了很大成绩,但由于各地主要依靠行政手段将去产能的指标层层量化分解,没有与结构调整统筹兼顾,整个行业集中度仍然停滞不前。因此,产能过剩的阶段并不是取缔了“地条钢”淘汰了一部分落后产能就跨过去了。目前产能过剩已从低端产品向高端产品蔓延,例如,热轧板卷、汽车钢板等。高端产品产能过剩会造成更大的物质资源浪费,而且这个背后反映的是科研项目的重复,浪费科技精英的资源。

正因为如此,国内外企业兼并重组,其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放在产业结构调整上,优势互补,突出主业。例如宝武重组,三大产品硅钢、汽车板、涂镀板在细分市场上具有增强的掌控力;其6000万吨的优质板材产能,将在华东、华中和华南三个区域市场具备较强竞争力。此次宝武控股马钢,火车车轮和大型H钢是马钢的明星产品,必然着力、强化这些产品优势;同时例如马钢其他产品如汽车钢板,也将与宝钢汽车钢板产品重组。沙钢重组东北特钢,建龙重组北满特钢,也是从结构调整出发,打造特钢精品,弥补这两家钢企原来只有普钢没有特钢的空白。

钢企提高集中度要聚焦高质量,即要以更多资源投入代替进口和掌控核心技术,例如人工智能、高端硬件和高端软件,而不再投入需求已经饱和或本身供给充分的产品。由于钢铁工业是高投资产业,重大的颠覆性、原始性科技创新投入大、研发周期长,客观上要求集中科技创新人才、集中财力物力,才能总体上实现比较少的投入,获得较大的产出,才能在国际市场竞争上占据有利的地位。而这些都要加快建设大型企业集团,提高产业集中度才能实现。

集中度不高在市场上呈现供求动态不平衡。因为一般钢材市场半径为300~500公里,在一个省或一个地区存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大型钢企,必然出现市场重叠。例如华北钢企有57.8%的钢材在本地区市场销售,占华北市场份额达88.82%,华东钢企有82.06%的钢材在本地区市场销售;而华北、东北、中南地区各有约40%比例的钢材都销往华东地区。从这里可以看到,提高钢企的集中度达到何种规模,不是人为凭主观设定的,而是市场决定的。中国华东地区钢材市场最大,因而,宝武控股马钢后,新集团的钢产量8700多万吨,与美国钢产量总和相当,与安赛乐米尔钢产量9250万吨差距缩小至不到1000万吨。这只是暂时的,因为宝武控股马钢,为打造亿吨宝武战略迈出了重要一步,华东地区巨大的钢材市场的潜力为宝武新集体的发展提供了后劲,前面已叙述了长三角地区经济一体化发展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

钢企集中度的提高到何种规模,还受到生态容量和资源条件的约束。因此,要因地制宜,不可盲目攀比,不要“一刀切”,不务虚名,只求实效。现在,中国钢铁业进入洗牌最好时机,兼并重组正当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