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会员登录 手机版手机扫一扫

上海钢管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中石油增加新疆投资1500亿拉开了新一轮油气用钢管需求的序幕

2018-12-11 上海钢管行业协会 阅读

【内容摘要】目前中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已大于40%,2019年将成为世界最大天然气进口国。国际地缘政治在天然气能源上的博弈愈演愈烈,对我国引进天然气存在气源保障的可靠度及价格的可接受的程度。因此,加大国内油气田的开发和产量的提升刻不容缓,中石油增加新疆投资1500亿元拉开了新一轮油气用钢需求的序幕,可带动300万吨用钢;此外,“十三五”---“十四五”期间,油气管网投资16000亿元,新建10多万公里管道,可拉动钢管3000万吨需求;液化天然气需求9Ni钢制罐用70多万吨;城市支干线及城市天然气管线在更新及新建管线时需用钢管总长度约2万公里。

1.     2019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天然气进口国

国际能源署2018年8月初在上海发布《天然气市场报告 2018》预计,到2019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到2023年天然气进口量可能达到1710亿立方米。该机构报告认为,在2017年到2023年间,中国将贡献全球天然气消费增长的37%。

我国2018年上半年天然气生产775亿立方米,同比增速4.6%;进口584.9亿立方米,同比增速35.4%。业内人士预计2018年全年天然气消费2805.3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7.14%;假设下半年天然气进口量与上半年持平,则天然气进口依存度可达41.7%。从《天然气“十三五”规划》可知,2020年国内天然气综合保供能力要达到3600亿立方米以上,但2020年天然气生产产量指标为2070亿立方米,则天然气进口依存度达到42.5%。

业内人士指出,中国市场天然气消费的增长前景也取决于气源的保障可靠度及价格的可接受程度。由此,带来的供应不稳定和价格风险,仍是悬在国内上游供应商头顶的难题,这是因为,在气源的保障上,国际地缘政治对石油天然气的影响越来越大。

2.     2018年国际地缘政治在天然气上的博弈愈演愈烈

近年美国“制裁大棒”挥向俄罗斯、伊朗、土耳其等十几个国家,向中国、欧盟、日本、加拿大等多个国家挑起贸易战,美国能如此毫无顾忌,美国依存的是美元、石油交易的经济力量,以及足够的军事实力。这三张“牌”中,石油是美国近年来的暴发式增长的天然气资源,2018年7月19日,国际能源署在《天然气市场报告2018》统计,2017年-2023年间美国新增天然气产量将占全球增长大约45%,其中的2/3预计将通过管道出口到墨西哥或以LNG(液化天然气)形式出口到全球其他国家。全球在强劲的出口产能扩充的支撑下,LNG成为跨区域天然气交易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2018-2023年间,出口LNG项目投资的浪潮将增加约1400亿立方米液化产能,将全球LNG产能提高约30%,其中超过一半来自美国。美国作为全球LNG出口大国崭露头角,将对传统LNG贸易格局发起挑战,作为新的全球参与者美国和澳大利亚可能在亚洲市场挑战卡塔尔的地位。

据《参考消息》2018年8月8日外媒称,中国针对美国贸易战,拟对美国销往中国的600亿货品加征最高25%关税,恐重击卖往中国的液化天然气。据统计,2016年2月到2017年12月,出口中国的LNG量占美国LNG总出口量的13.5%。

美国对伊朗实行制裁,2018年11月5日起限制伊朗出口石油,在11月5日最后期限以后进口伊朗石油的国家都将面临制裁。伊朗是全球油气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天然气储量达34万亿立方米,仅次于俄罗斯,伊朗也是欧佩克的第三大产油国。由于受到制裁,伊朗的油气出口量将面临大幅下降,市场担忧供应缺口无法填补,国际油价攀升,到9月24日达到81美元/桶,原油价格可能持续上扬。为此,沙特与俄罗斯同意自2018年9月起日均增产20万至30万桶。2017年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和中石油公司共同开发伊朗“南帕尔斯”气田11号区块项目,道达尔持50.1%权益,中石油持30%权益。据8月20日外媒报道,伊朗官方已宣布道达尔正式退出伊朗,9月23日伊朗确认韩国已经完全停止进口伊朗石油。我国中石油在在伊朗的石油项目如何进退?《环球时代》2018年8月8日发布“社评”说,“美方对伊朗制裁,给包括中国在内有在伊朗投资的国家都出了难题。”中石油如何给这道难题作出答案,只能拭目以待了。

里海周边五个国家---俄罗斯、伊朗、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和土库曼斯坦达成协议并签署里海法律地位公约,其中允许天然气管道从里海所在国的海域通过,这样阿塞拜疆输往欧洲南部天然气走廊项目,从里海地区经格鲁吉亚和土耳其向欧洲运输100亿立方米/年的阿塞拜疆天然气。此外,俄罗斯将建设“北溪-2”管线,绕过乌克兰等东欧国家直接向德国、并经由德国转向欧盟其他国家供天然气,乌克兰等东欧国家反对;美国更是持反对态度,并声言将对该管线项目实行制裁。对此,俄德两国在商议如何应对美国的制裁大棒。美国反对“北溪-2”管线项目的背后动机,是想向德国及欧盟推销美国的液化天然气。为了减轻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德国打算把阿塞拜疆的天然气经由土耳其引入,同时也考虑购买美国LNG。

俄油气市场的重点在欧洲,向欧洲出口天然气占俄出口总量的86%,但前不久天然气因政局不稳在欧洲“遇冷”时,碰上中国“气荒”,于是中俄天然气合作成为双方共同的市场需求。有媒体说“俄罗斯在中国遭遇‘气荒’时的抬价行为也是历历在目”,这是因为天然气是区域定价,议价空间非常大。中俄天然气合作已跨过了磨合期,中俄天然气管道东线将于2019年冬季开始供气,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正式投产并由液化天然气船运抵中国江苏港口,中俄天然气合作可以说是迎来了最好的时期。目前向我国出口的四个主要的天然气供应渠道中,俄罗斯通道能提供的供应量约为680亿立方米/年,超过了其他渠道的总和。

2018年6月9日,中俄蒙三国在青岛举行元首会议,中俄蒙研究了中俄蒙三国拟建共享输油气管道,俄气管线途经蒙古进入中国,可以缩短1000公里路程,安全性、经济性更好。我国急剧增长的天然气需求通过加大进口来弥补,但从长久的战略眼光来审视,加大国内油气田的开发和油气田产量的提升刻不容缓,对外开放和自力更生并不矛盾。在这种国际地缘政治对天然气市场博弈日趋严峻和国内天然气需求日益旺盛的形势下,中石油未来三年增加新疆投资用于保障油气战略通道的措施,是及时的。

3.     中石油未来三年增加新疆投资1500亿元,拉开了新一轮油气用钢的序幕

2018年7月24日中央企业暨19个援疆省市国有企业产业援疆助力脱贫攻坚工作推进会在乌鲁木齐举行,中石油董事长王宜林表示,目前中国煤改气项目正在积极进行中,国内天然气市场正在快速扩大,因此,如何加大国内天然气资源成为重要的目标。新疆有十分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塔里木油气田的勘探力度还很低,因此增加新疆天然气资源的开采还是有信心的。中石油未来三年增加新疆投资1500亿元,中石油与新疆自治区政府在勘探开发、炼油、化工、油气销售等各个领域开展合作,塔中西部油田公司、克拉玛依石化等六家合资公司全部在新疆注册,全力推进在疆油气勘探开发、炼油化工、油气销售、储运、工程技术、金融、运输等业务加快发展,更好带动和促进新疆经济发展。

我国西气东输工程的天然气资源主要来自新疆塔里木油田、陕靖边油田和土库曼斯坦等国外气源,其中塔里木油田探明储量达10000亿立方米以上,据《天然气“十三五”规划》,陆上常规天然气勘探开发重点之一是塔里木盆地克拉2气田、迪那气田和大北气田稳产、库车地区深气田项目上产,以及开发致密砂岩气以塔里木盆地深层为重点,新疆地区勘探开发煤层气扩大资源后备阵地。

今年7月在河北省廊坊市“中国国际管道”大会上,中石油预计,“十三五”到“十四五”期间,我国油气管网主干道总投资将达到16000亿元,新建10多万公里管道。这意味着倒逼新疆等地区天然气资源深度开发的紧迫性。不仅如此,目前国内天然气市场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很难在短时间内见成效,在基础设施能力没有显著提升的情况下,即便国际市场供大于求,中国的需求增长以及采购环节的挑战仍然会给国内市场带来限制。例如,目前中海油在在沿海有30个储罐,未来如果能达到100个以上,我们对国际市场价格就会有更高的掌控权。为保证进口资源能够及时进入国内,起到更加有效的作用,天然气的运输环节尤为重要。但是,目前天然气输配环节存在多重瓶颈,从油气田到运输终端,从国际供货地到中国港口,从港口LNG终端到分销市场等,都存在动力不足的问题。加快国内市场输配能力的建设,从境门站、港口、LNG终端、储气设施、气化站、城市门站、主干网、区域网、加气站等各个环节加大市场准入,可以有效缓解目前国内天然气运输上的压力,保证国内天然气市场更加健康的发展。

2018年7月19日中国首船亚马尔天然气入港仪式举行,中俄能源合作重大项目、世界最大天然气项目---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向中国供应的首船液化天然气(LNG)通过北极东北航道运抵中国石油旗下的江苏如东LNG接收站。在亚马尔项目二、三条LNG生产线投产后,中石油将从2019年起,每年进口亚马尔项目300万吨LNG,因此,中石油将在大连、唐山、如东、深圳等沿海港口建设多处LNG接收站。在江苏地区LNG接收站计划再建设三期(已经启动)两台20万立方米LNG储罐;四期工程将新建两座码头和4个装船泊位,新建8座20万立方米LNG储罐及气化设施。来自澳大利亚的LNG进口量约占40%,2018年5月中旬澳大利亚7.2万吨LNG卸载宁波港口(属于中海油浙江LNG公司),截止目前已接卸163船LNG,累计1143万吨。

液化天然气储罐批量制造市场需求对钢铁业是个利好的信息,天然气的液化温度为-162℃,液化后的天然气体积为气态的1/600,使LNG储罐材料要求需用9Ni钢,一台容积16万立方米的LNG储罐结构质量7000吨,直径80米,仅灌项自重达700吨。如前中海油提出需建100台,则要9Ni钢材70多万吨。此外,中石油未来三年对新疆投资1500亿元,可带动新疆用钢的市场需求,如钻探管、石油套管、输送管、化工用管、钢结构管等约300万吨。中石油在“十三五”到“十四五”期间对油气管网主干道总投资将达到16000亿元,可拉动钢管需求约达到3000万吨。

“西气东输”油气管网主干管的发展,必然倒逼气源产地加强资源开发,内蒙鄂尔多斯油气田的天然气总资源量超过10万亿立方米,截至2017年底,中石油、中石化共钻气井12753眼,建集气站172座,建净化厂、处理厂8座,天然气处理能力305亿立方米/年,已建成油气管道19条,总长度3413公里,在建输气管道3条,总长410公里;拟建输气管道5条,总长度1376公里;已有LNG项目12项,总规模219万吨;在建LNG项目10项,总规模352万吨。评估鄂尔多斯气田拟建输气管用钢量80万吨,LNG项目用钢量7万吨。

输气管网主干管的发展,必然配套支干管的建设,以缓解地方冬季用气的紧张状态。西气东输三线长沙支线工程将于2018年底投产运行,线路总长45.6公里,管径φ508毫米,钢级X52M,设计压力6.3Mpa,输气能力30亿立方米/年,主要向湘江以西的长沙、益阳、常德等地区供气,带动这些地区城镇用气管网的建设。

按照《湖南省天然气利用中长期规划》,湖南省将规划建设156条天燃气支线,“十三五”期间实现市、州中心城市和128个县市管道“气化”,2017年底全省约有14个市州中心城市和66个县市实现了管道“气化”,部分县市通过CNG、LNG方式实现了气化。评估湖南省156条天然气支线用钢管量300万吨。西气东输管道安徽段“一干两支”全长349.4公里,管辖安徽省合肥、滁州、定远等8个分输站,目前在建西气东输“定合复线”(定远---合肥),以西气东输一线为主供气源,设计输气量34.89亿立方米/年,将于2018年9月开工建设,以适应合肥周边城市用气旺盛需求。《浙江省天然气管网专项规划》将浙江省天然气市场划为杭州大都市区、宁波大都市区、温州大都市区和金华---义乌大都市区,各都市区大网套小网,小网成环,互联互通。2018年-2019年浙江重点攻坚东阳和磐安两条支线,这个工程共计42.1公里,向“县县通”加速推进。在广东省,西气东输三线闽粤支干线(广州---潮州段)长380公里,管径φ813毫米,设计压力10Mpa,设计输气量58.1亿平立方米/年,共设工艺场站4座,阀室17座,2018年4月开工,2019年完工。

西气东输工程2018年-2019年天然气管道“互联互通”保证重点工程共11项,涉及“7站4线”,主要分布在广东、湖南、江苏、宁夏等6个省区,例如,2018年4月1日“西气东输”西二线广(州)南(宁)支干线梧州压气站开工建设,打通“南气北送”输气通道,完善供储销体系。

4.     中国油气管道面临隐患治理、安全生产的攻坚期的钢管需求

西气东输工程发展到现在,进入了“三期叠加”关键阶段:管道隐患治理、设备老化带来能源管道安全生产的攻坚期;管输价格下降、安全生产费用刚性增长带来管道主营业务提质的换挡器;国家加快油气行业和管网设施进程带来管道运营企业面临机体制机制优化的调整期。

这里展开关于管道隐患治理、安全生产的攻坚期。这个问题具有国际性。据新华社2018年9月16日电,美国马萨储塞州三个城镇---劳伦斯、安多弗和北安多弗9月13日发生了近10年来最大的天然气管道系列爆炸和火灾,至少1人死亡,13人受伤。据统计,美国天然气管道总长约390万公里,其中半数建造年代早于1970年,有些管道超过百岁高龄。哥伦比亚燃气公司运营的马萨储塞州约8000公里天然气管道,其中15%存在泄漏风险,平均每年要维修超过1200处管道泄漏,2016年更换存在泄漏隐患的管道就花费约5600万美元。(《新民晚报》2018年9月16日12版)燃气管道的隐患治理及设备老化、维护问题,在我国同样存在,中石油集团2017年末统计,该企业油气管道总长度82374公里,包括天然气管道长度51315公里,其中有部分管道已经老旧,到了升级换代的养护阶段。

从长输天然气管道的主干线来看,我国有很多重要油气管线都要经过地震断裂带或滑坡、黄土湿陷、水土流失、泥石流、坍塌等地质灾害多发地区,严重影响管道安全运行。例如,1976年唐山地震引发油气管断裂、泄漏事故,斜坡灾害引发格拉输油管线、重庆开县和沙坪坝气管线等8条管线事故(1996年-2007年),洪水灾害管道破坏事故有铁秦管线、马惠管线、靖西管线、陕京管线等(1984年-2003年),地面塌陷管道的事故有平顶山油库管线、广东佛山煤气管线、南京天然气管线(2005年-2007年)。除了天灾以外,由于管道自身质量引起失效事故近年来共发生28起,其中由于钢管质量问题占39.2%,环焊缝质量问题占21.43%,腐蚀失效问题占17.86%,过量变形问题占14.29%,其他因素占7.14%。

从油田站场用管来看,西气东输一线轮南首站的低温液化气分离器曾发生脆性断裂,造成重大伤亡事故。战场之后是油气田集输管线,由于是输送未经净化处理的含有腐蚀介质的天然气、管线多有泄漏事故,例如某油田集输管线总长4121.5公里,2014年全年共发生穿孔或刺漏170次,平均穿孔数为4.1次/100公里,主要以内腐蚀为主。

城市燃气管线也是事故多发管道,例如2005年12月20日22日北京东六环马驹桥附近新安装的天然气输送管线启用三天后发生因焊缝氢致裂而破裂和天然气泄漏事故。由于旧管道因年久失修而发生事故就更加多了,2013年11月22日青岛市东黄管线发生管道爆炸,燃烧起火长度蔓延到3.5公里,人员、财产损失严重。事故查明原因,一是管道为27年前建设的,年久失修;二是事故发生的地区在27年前为青岛市郊区无人居住地,现在城市扩容了,变成闹市区。“11.22”事故后,石油系统组织在役油气管线安全大检查,势必更新和替换一批服役近30年的油气管道,初评每年其更新管道约有8-10万吨。青岛市27年前的郊区现在发展为市区,在我国的城市演变过程中不是个案,而是具有普遍性,因而西气东输管线安全风险因素在不断扩大。

我国城镇燃气用管的材质比较复杂,现存的有铸铁管、塑料管;钢管有无缝钢管、螺旋焊管、直缝焊管等。燃气管线至今老旧线路如铸铁管在各个城市中陆续在更换。如上海2015年后更新燃气管线120公里,将铸铁管全部淘汰了。又如安徽省合肥市2015年起对主城区550公里燃气旧管网逐步进行改造,截止2017年底共改造管网267公里;2018年又出台了《合肥市主城区燃气铸铁管网隐患整治工作实施方案》,2018年-2020年计划投资2.5亿元,整治剩余所有283公里管网。武汉市中压燃气管道为铸铁管,共涉及280公里的管道需要更换,有的城市更新管网用钢管或PE管,例如湖南怀化洪江区的燃气管网有6公里为钢管,有11公里为PE管。我国城镇燃气管线到目前总长度约43万公里,需更换旧管的总长度评估约有2万公里,钢管用量占一半,有1万公里。

目前在役的海洋工程装备多数服役25年以上,特别是管线老化,故海洋工程也是高风险产业,例如2014年英国BP公司“深水地平线”号海上钻井平台在墨西哥湾爆炸并沉没,死亡11人,319万桶原油泄漏89天,各种损失4000亿美元。我国在10多年前在东海也发生海底输油管线泄漏事故,在茫茫大海里要寻找出管线的泄漏处非常困难,后来处理赔偿渔民因污染海洋渔业作业区的损失就不小。因此,对海洋油气管线的监护很重要,目前刚投入使用的“海洋石油791”巡检船,集团国际先进水平的调查船舶性能于一身,在海洋巡检质效上有极大突破,对海洋油气管线的养护有重要意义。无论从国际上还是国内看,油气开发都是重心向沿海及深海移动,海底管线输油气及LNG输气将是今后钢管业发展的方向。

 


TOP